当前位置:澳門银河开户投注平台 > 澳门银河真人开户 > 北京篮球谁来打?一边人才济济一边难以“输血

北京篮球谁来打?一边人才济济一边难以“输血

作者:澳門银河开户投注平台   来源:http://www.cidu100.com    栏目:澳门银河真人开户    日期:2018-12-03

  如果有巴特尔或者好外援,北京首钢男篮就拥有可以打进前四的实力,但是如果没有,北京队只能惨痛地跌出季后赛,北京队怎么了?北京篮球后备人才培养大环境变化深刻影响着北京队的发展。一边是北京青少年篮球热度空前、人才济济,而另一边却是北京队难以从本地“输血”,只能艰难地从外省市寻找人才。北京篮球的发展正在经受着特殊时期造成的阵痛。

  到外省市引进青少年球员,其难度要比想象的大得多。由于各省都有全运会、奥运会的奖牌战略,因此都把竞技人才奉若珍宝,青少年篮球人才更是如此。

  “各地15到18岁的一流青少年人才几乎都被各省市控制了,你想引进,门都没有。”北京队的教练介绍道,“我们现在不得不把眼光放到各地十三四岁的孩子身上,希望能够找到好苗子,这项工作就像大海捞针。”

  为了拓宽选才面,北京队的教练们只能通过老队友、朋友、队员家长等各种关系编织一张选秀网,几年来全国各地几乎跑遍,遇到好苗子就和他们的家长谈,希望对方能够愿意到北京打球。

  长期的“球探”工作让教练几乎患上了“职业病”,一看到有孩子打球就过去盯着看,有次在外地,一名教练从球场一路跟到了学校,一直等到学校放学。“这样的各地选材虽然很难,但丝毫不能松懈,选材松懈了,到时候就会遇到青黄不接的情况。北京队现在的情况,和早些年对引进人才不够重视有直接的关系。”

  北京队的教练表示:“现在各个方面,包括你们媒体都希望我们能招来一些十七八岁的,培养两年就能改变北京队面貌,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种年龄的球员都在各俱乐部的青年队里,只能靠转会,但顶尖的人家根本不放,给多少钱都没戏,除非那家俱乐部解散。”

  北京队当年的确有从解散俱乐部引进人才的例子,当年内蒙古队解散,北京队成功得到了巴特尔,这是北京队历史上最成功的引进。

  如果放在现在,北京队引进巴特尔的一幕很难出现,因为当年北京队吸引人才的优势已经随着大环境的变化逐渐丧失。

  在当年计划经济和体育专业体制之下,北京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全国的人才都希望能够有机会到北京工作,而一个北京户口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无价之宝,这些优势对篮球运动员来说一样重要。

  但随着大环境的变化,篮球运动日益商业化,对于人才的争夺也越来越激烈,一些俱乐部不惜花费巨资引进顶尖的青少年球员。“现在,北京户口的吸引力在下降,在全国很多地方都能过得很好,而且北京队的成绩近年来也并不理想,球队吸引力的确在下降。”一位业内人士很坦白地说,“对于一些抢手的苗子来说,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收入高、成绩好的球队呢,有的俱乐部青年队的月薪就有几千元了。”

  实际上,北京队曾经作为“杀手锏”的北京户口指标,在1999年之后也断了,去年解立彬入选了国家队,北京队才为他破例申请到一个。

  在选材困难的同时,北京队在一段时间里对于主动引进人才的重视不足也让他们错过了不少当时有实力的年轻球员。最明显的一个就是王治郅,虽然王治郅加入八一有着当时的复杂原因,但一个事实不可忽视,当时的北京队中拥有单涛和巴特尔,对于王治郅的兴趣并不迫切,即使王治郅加盟,在一段时间里也只能打替补,远远不会像在八一队中成长那么迅速。但是事实证明,失去了王治郅,北京队的损失超乎预料。现国家队和广东队主力杜锋当初因为新疆青年队不要,也来到北京体院竞技体校打球,但最终被广东队青年队挖走。现在八一队中的胡克、陈可、吴谦等人也都是身体素质出色、作风勇猛的北京球员,但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成绩更好的八一。另外,在这些年里,也有一些被看好的苗子已经到北京队训练,但很快被其他俱乐部重金挖走,面对这种现象球队也是无能为力:“家长这么多年培养出一个苗子,希望得到回报完全可以理解,也是合情合理的,更何况很多家长为了供孩子,生活都很困难。”北京队的教练也承认:“前几年我们不如有的俱乐部对选材那么重视,投入不够,一度还是依靠传统优势坐等人才上门,但从2001年之后,我们已经基本上是主动走出去招揽人才。”

  现任地坛体育中心主任的董玮先生曾经长期在东城体校从事青少年篮球训练工作,亲身经历了体校篮球近些年来的巨大变迁。“我从1982年开始,在东城体校教篮球,地点就是现在的东单体育场,学员从小学两三年级开始,一直到初三。”董玮回忆道,“那时候体校的梯队建设很完备,每个年龄段都有球队,招的都是北京小孩。”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这也许是北京体校篮球最后的黄金年代,当时各个区县体校都有篮球项目,搞得颇具规模,很多体校都有8到10名专职教练,个别教练少的也有3到5名。而且,一些专业队下来的老球员加入到教练行列当中,令当时的体校教练水平很高。但是,情况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发生了变化,由于输送渠道不畅,同时学校纷纷开办篮球项目,因此体校篮球训练开始萎缩,不少基层教练转业,体校篮球队数量也随之减少。比如,现在东城体校就没有自己的篮球队,几个教练被安排到学校里帮助训练。董玮介绍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包括篮球传统校在内的不少学校都修建了篮球场馆,招收了不少专业队员和体大篮球专业毕业生,学校篮球开始发展起来。现在的情况是,学生资源回流学校,学校汇集的都是一流苗子,体校里练篮球的反倒多数是二流学员。现在四年一届的市运会,不少区县都是委托学校组队参加篮球比赛。”

  首钢男篮教练说起球队后备力量问题,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基本上不可能在北京本地招到人。”早在2000年左右,首钢男篮的教练们就分头出发,看遍了北京所有的业余体校,寻找有潜质的好苗子,结果发现了很多,但最终能引进球队的少得可怜,有的孩子跟队训练了几天也被家长带走了。虽然孩子们大部分都愿意到专业队打球,但家长们更希望让孩子按部就班地上中学、大学,将来好有个文凭,打专业篮球淘汰率太高,做家长的谁也不愿意让孩子冒这个风险。按照北京篮球后备人才的培养布局来看,一级是首钢男篮和首钢青年队,二级是体院竞技体校,三级是区体育局下属的业余体校,四级则是市教委下属的院校。在这个布局里,首钢男篮和首钢青年队的人才应该由其他级别的运动队提供,但在现实中这却只是纸上谈兵,作为一个独立的俱乐部,首钢篮球俱乐部只能对自己的男女篮和青年队负责。这几年,北京队教练被北京孩子拒绝的事情屡见不鲜,同时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开始北京队教练去要,孩子和家长不愿意来,等过了两年,看孩子的学习成绩不行,家长又找到北京队,但是已经错过了培养的最好时机。据介绍,首钢男篮在上世纪90年代初招来了现在的主力张云松、焦健,1999年招到了陈磊、李翔、安宏乐等人,此后就很少能从北京本地招来人才,几乎全从外地引进。而上述的这些球员中大部分也是小时候从外地进京的。从2005年到现在,首钢青年队引进了10名青少年球员,只有一个北京孩子。目前,首钢青年队中男篮20个队员只有4个来自北京,女篮20个队员中只有1个北京姑娘。由于无法招到北京孩子,从1999年开始,首钢俱乐部就只能把眼光放到外省市,在全国范围内选材。

  北京篮球现在的确很尴尬,这不是球队的错,也不是教练的错,更不是那些愿意打球却不能不上学的孩子们的错,在大环境向前发展的转型期,改变总是意味着要付出代价。现实总是发展得比想象要快一点,当初中学篮球刚刚发展的时候,谁也不会认为它能够和专业体制争夺人才,但是,这个四级训练体制下的“第四级”却让“第一级”断血,青少年球员的家长们用自己丰富的人生经验为孩子们选择了一条更加“双赢”的道路,从此,学校篮球变成了海水,无法让专业篮球解渴。专业体制下的篮球也在变,CBA中的俱乐部让这个联赛有了市场化、商业化的色彩,但转型的只是“第一级”,在除了北京之外的其他传统体育大省当中,篮球人才培养仍然是专业体制下控制的领域,比如广东队,他们的青年队都属于体育局管理,只有一线队在宏远注册。这种状况是篮球市场化初期的特色,半专业半市场,或者是市场外衣下的专业,相比之下,首钢篮球俱乐部还要市场得多,他们受到的体制内干预较少,但是,受到的体制内的支持也很少。一开始,首钢篮球并没有意识到单兵作战的难度,并没有及时过渡到市场化运营的轨道,不习惯花重金引进人才,仍然坐等人才上门。但是,就是这坐等的几年,让他们错过了转型最关键的时期,而其他一些俱乐部或者依靠体制优势、或者凭借市场手段,纷纷囤积青年军,帮助球队完成新老交替,等到人们看到上海、广东、江苏、山东、辽宁等地青年军开始在联赛冒头的时候,才惊讶北京篮球到底怎么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再过几年,首钢男篮的出场阵容中很可能再没有一名北京球员,而北京篮球人才几乎全部在大超和CUBA征战,然后各自拿着经济学或者法学学位走上工作岗位。亡羊补牢的工作交给现在的人去做,他们能做的是,寻求体制内的支持、继续辛苦地大海捞针、加强现有人员的训练、寻找好的内外援,最最重要的是,首钢篮球俱乐部需要加大投入,用市场化运作渡过难关,直到体教结合能够真正实现的那一天,当然,那一天会很遥远。

  北京市篮球传统校、第22中学的篮球教练井文,从1991年开始在22中带队,先后取得北京市中学生篮球比赛冠军23次,他称得上是学校篮球近年来不断兴盛的见证者。“现在北京打篮球的孩子,在身高、力量上要比我刚到学校的时候好得多,高中比赛的水平也高了一块,这和近些年中学生篮球发展越来越好有关系。”井文说。各个赞助商借助北京学校篮球的发展大力推广中学篮球联赛,直接促进了中学篮球水平的提高。井文介绍说:“以我们学校的高中队为例,北京市级的比赛就有6项,平时双休日有高中联赛,到了寒暑假还有各种杯赛,剩下的级别低一点的比赛我们都来不及参加。”在井文执教中学篮球队的这些年里,他看到过很多好苗子,大部分都选择了进入中学,然后按特长生的道路考大学。

  虽然有个别大学生球员加盟了CBA联赛,但从整体而言,大学培养出来的篮球人才还难以满足专业队的需要,北京队也因此很难从大学球队中找到合适的人才。井文在谈到这一点时解释说:“学校篮球训练和专业队的确差距很大,首先是训练时间短,我们每天只在放学后练两个小时,另外,学校篮球要在中学比赛就出成绩,因此训练上也有急功近利的一面。另外,为了适应中学比赛的需要,我们还必须较早地教给他们战术,而身体力量训练就和专业队有差距。”这样的情况直接造成了一些好苗子无形中被浪费,失去了在专业队打球的机会。业内人士认为,改变这种情况需要专业体制和学校体制进行良好沟通与合作,大超联赛是一种尝试,但还不够,在专业篮球和学校之间必须有一套衔接体制。体教结合是未来趋势,比如NBA,所有本土球员都是从学校出来的,这其中有很专业的体制作保障,而我们要走到这一步还需要做相当多的工作。

  上赛季北京队的表现也刺激了俱乐部高层,在常规赛客场输给新疆广汇之后,俱乐部就开始不断开会讨论球队未来的发展问题,其中后备力量的充实、培养是重要议题。今年无缘季后赛的残酷现实已经让首钢俱乐部高层痛下决心改变现状,除了加大选材投入之外,他们也将在近期与市体育局进行沟通,寻找解决方法。另外,北京队将继续加强同全国多所大学合作,一方面派出青年队员参加大超联赛,一方面邀请大学优秀球员到球队训练,从而起到锻炼、吸纳人才的作用。针对北京青少年球员不愿意过早选择专业队这一现状,北京队也在尝试安排有潜力的好苗子在周末参加球队训练,以保证长期观察培养。同时计划成立三线队,满足拓宽选才年龄范围的需求。

  正在休斯敦休养的巴特尔一直同首钢俱乐部保持着联系,下赛季如果回归CBA,他仍然把北京队当做第一选择。早前曾有媒体透露其他CBA球队正在争取巴特尔加盟,据了解,的确有一些球队同巴特尔进行了联系,并表达了合作意向,但巴特尔本人考虑到情感和生活因素,还是倾向于为北京队效力。上赛季巴特尔没有同首钢俱乐部续约,主要原因不是工资待遇分歧,而是他本人有伤病在身,同时希望加盟欧洲联赛。不过,受到伤病的影响,巴特尔最终与欧洲球队失之交臂,回到休斯敦,接受伤病康复训练。在首钢俱乐部同巴特尔的合约中,首钢俱乐部同他有至少一年的续约优先权,假如巴特尔加盟NBA或者欧洲联赛,那么首钢俱乐部同意放行。所以,下赛季如果巴特尔回归CBA,北京队仍然有望邀其加盟,而且,在同首钢俱乐部近期的联系中,巴特尔表示自己目前的状态恢复得很好。(记者李然)

文章标签: 澳門银河开户投注平台 ,安宏乐